登录 注册

我的狗故事之一:养狗

作者:俊明犬业 来源:狗乐网 2018-10-11 15:24:06

近来,接二连三的好几个博友都发表了关于狗的文章,不由地将我带入到童年,带进了那些渐逝去的过去岁月,其实我也是有一些与狗打交道的经历的。对狗我谈不上爱恨,很中性,但在我成长的历程中总有一些与狗割舍不断的故事。
    要说我养狗是很小时候的事了,我六岁多的时候,还随父母在那个出了国大代表的老高山的小镇生活着,父母大多时间在乡下蹲点,我们区镇机关的几个小孩子平日多由区政府办公室主任统一照看,按时管吃、管喝、管上学,自己回家去住,父母隔三叉五回来时顺便检査、收拾一下,多半由着我们自行管理。
    那时,国家正处在三年困难时期,饿死人的现象时有发生,街上经常有一些快饿死的野狗出没。一天放学回家看到了一只行将饿死,还算漂亮的半大黄狗半死不活的躺在我家出入的巷道口边,已经奄奄一息,行将死去,出于儿童同情.善良的天性,我便将它偷偷地抱回家里,又逞在区机关食堂吃饭之机,顺手捎带回来一大碗合渣面饭将那黄狗从死亡的边缘上抢救回来了。黄狗吃完那一碗我偷回来的饭后,便慢慢的恢复了精神,哼哼唧唧的依偎在我身边,从此把我当成了它的新主人,我也从此与那黄狗结下了一段深厚的主仆情缘。
    每天早上上学时,它紧紧地跟在我身后,严然一个保镖,连哪一个同学对我说话时声音稍大了一些,都要望着他叫两声,维护着我的尊严。我上课的时候,它就乖乖的躺在我教室外的窗下一声不吭的等着我放学。在区机关食堂吃饭时,仍由几个要好的小伙伴作掩护,偷出些饭来喂饱它。晚上我就将它藏在放煤炭的楼梯阁屋里,它也不叫不咬,十分听话。不但同我感情深厚,同我那些小伙伴也都难舍难分,他们也时不时的容出点食物来喂养着他。
    一来二往的过了二十多天,那狗已经长得有点珠圆玉润了,那身黄毛也透出了些许金黄的颜色,我与那狗已经难舍难分了。又过了几天,估计父母也要从乡下回来了,为了防止它随便叫唤,我便受给羊带嘴笼子不让它们仍意吃庄稼的启示,用一个类似羊嘴笼子的竹蔑笼子,织得稍紧一点罩在它嘴上,让它不能随便出声叫唤,然后依然藏在放煤炭的楼梯阁屋里边。果然就在那一晚,母亲从乡下回到了镇上,也并没有发觉我偷着养狗的事。早上有母亲看着,怕母亲责骂,我也不好将那黄狗从阁屋里放出来与我一同上学,只好秧秧地独自上学去了。
    心里忐忑的度过了一个早晨,心里老惦记着那狗伙伴,老师讲了些什么全然不知,放学铃一响,便飞也似地跑回了家,那藏在楼梯阁屋里的黄狗听到我的脚步声,便在里边蹦了起来,打得板壁“轰轰”作响,母亲听到阁屋里发出的异样响声,便打开了门,那黄狗从门里"突"的一下窜出,将母亲吓了一个倒退,险些摔倒,定神一看原来是一只戴着嘴笼子的半大黄狗。这时,刚好我跨进门,还来不及放下背在身上的书包,那狗便围在我身边撒起欢来了,母亲似乎很快明白了一切,不由分说的抄起扫帚便狠狠的打了我几下,然后才叫我交待这个事情原尾。
    事已至此,在母亲面前,我也只好一五一十的作了个详细的交待。母亲没有过多的责难我,只说“昨天,你卜大妈(区办公室主任,但是个男同志,小时就这样叫的)还说你饭增量大了,原来你是偷着养了一条野狗!”还说“现在人都没吃的,乡里的人还在吃苞谷芯做的节约饭,你到好,偷饭养狗!”又补充说“你作的好事,你说怎么办呢?”这可怎么办,我无言以对,只好听母亲发落,送走。
    在那个人都无法吃饱的艰难岁月里,多养一条狗,多出一张吃饭的嘴,摊到谁都有些为难,同几个小伙伴商量,谁都不敢要,在区食堂偷饭喂狗的事也暴露了,卜大妈加紧了对我们的管理,准吃不准偷带!于是我们只好肯求卜大妈允许之下,撮了一大碗饭将那可爱而又可怜的黄狗饱喂了一顿以后送出了街头,让它自行去流浪。
    然而熟狗是送不走的,狗可以认得走过了七天的路,何况还是这么有情份的狗,不久它又跑到学校的教室边找到了我们,放学时无论我们怎么狠起心驱赶它,它也要跟着我们跑回来。赶又赶不走,天天偷饭来喂它也终究不是个长久之事,家里母亲又下了最后通谍,后来我们几个小伙伴只好按照大人们出的主意,找来了一条麻袋装着它,将它送到去县城的汽车上,央求出差开会的区政府的叔叔将它带到离小镇好远的地方去放生。
    最后,心爱的小黄狗还是无可奈何的送走了,但它那可爱的劲,熟热的主仆情份却永远留在我心里……。
  

Copyright © 2018 狗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沪ICP备17045777号-2